「大峽谷」原是美國一個舉世聞名的自然奇觀,但將場景拉到我們台灣之後,「大峽谷」卻變成了貪婪的商人盜採砂石後,土地遺留下瘡疤的戲稱。


文、圖/林信良

台灣盜採砂石的問題,至今已存在超過20年,現代建設過程中需要大量的營建土方,使得砂石業應運而生,然而由於制度面缺乏完整的管理措施,再加以相關行政單位執法不力,導致盜採砂石的現象層出不窮。

盜採後所遺留的坑洞、回填時所使用的廢土,都造成相當嚴重的環境污染及公共安全危害。更令人憂心的是,盜採砂石的基地,除了過往認知的河川地以外,還有許多是優良的農牧用地,不僅造成優良農地的流失、農業生產環境的汙染,盜採砂石後所遺留的坑洞,也形成舉世罕見的「農地大峽谷」奇觀。

如峽谷般的坑洞該如何填平

根據統計,截至目前為止,全台灣盜採砂石的「大峽谷」,登記有案的就將近280處,其中又以屏東縣荖濃溪流域的兩岸──高樹及里港最為嚴重。經實地調查確認,光是高樹與里港的「大峽谷」就有176個,河床、陸地散佈的一個個大坑洞,再加上來回穿梭險象環生的砂石車,對水土保持、水源供應、空氣品質、生命財產安全等,莫不直接造成重大影響。「大峽谷」的整治問題,如今已不再只是防範遏止的層次,更重要的是如何將既有坑洞復原填平、回復農地生命力等更積極的作為。

遭廢棄物填平的大峽谷,廢棄物堆積甚至高於地面1公尺有餘。
遭廢棄物填平的大峽谷,廢棄物堆積甚至高於地面1公尺有餘。

大峽谷的四大成因

農地盜採砂石的歷史沈痾,如果深入了解過去的時空背景,大致可以歸納為幾個主要因素。

其一、來自房地產的多頭景氣或政府大型公共工程的需求,導致砂石來源因短缺而造成價格上漲;在河川地可取得的原料有限、以及陸上土石採取許可申請不易的情況之下,不肖業者開始以偏僻農地做為掩護。

其二、政府在執法上由於人力不足而無法有效監督,管理盜採砂石的機關分工不明確,加以法令規範不完備,讓不肖業者有機可趁。

其三、因違法包庇導致取締不易;其四、務農所得收入偏低,正常的耕作無法滿足農民生計需求,讓不肖業者有機可趁,得以透過承租、承購農地進行盜採。

盜採砂石之不可逆傷害

盜採砂石也會對生態環境造成不可逆的破壞,由於在盜採農地的過程中,地表植被會被剷除,生物棲地隨之大量消失,許多伴隨農田生態而來的鳥類、昆蟲等動物生活遭受威脅,將嚴重影響整個地區的生態平衡。此外,由於植被有淨化水質的功能,失去植被的土地,地下水的品質也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。

事實上,砂石如果是在合法合理的限度內進行開採,大自然是有自行恢復的能力,經過一段時間陽光與水的配合,大地將能重新生長新的綠色植物與樹木。樹木最大的功用除了能將二氧化碳轉換成氧氣之外,還能將根部深入土壤,緊緊將土給抓住,形成穩定土層的功效,如此能使土地不至於經過大雨侵襲即導致土石流、山崩、或鬆動滑落的災難發生。因此,盜採砂石的嚴重程度,將直接影響到居住及生產環境的安全與品質。

不肖業者盜採砂石後遺留的積水巨坑。
不肖業者盜採砂石後遺留的積水巨坑。

十四億的錢坑

除了造成生態環境的劣化之外,「大峽谷」所帶來對台灣農業發展的重創,更是不容忽視。以本文實地調查的屏東地區為例,陸上絕大部份被盜採砂石的土地,幾乎都是農牧用地。根據國有財產署的統計,光是在高樹地區,國有地上因盜採砂石而挖出的「大峽谷」數量,就有多達35個之多;「大峽谷」的面積總和更是高達33公頃,足有1.5座大安森林公園的規模,若要完全整治,預計國庫必須支出14億的人民納稅錢,才能收拾這個爛攤子。

農地也能「一魚三吃」?

盜採砂石所挖走的農地表土,都是經由千萬年的時間、加以農民長時間養地耕作,才能形成的肥沃土層;一旦因盜採而流失,恐怕永難復原。更有甚者,部分不肖業者不僅是把農地盜採來砂石出售牟利,還與專門處理廢棄物的「環保公司」合作,向其收取高額的「處理費」,協助「環保公司」將高危險性或高污染性的廢棄物摻入泥土後,回填至「大峽谷」內。最後,被填平的「大峽谷」又變回了一塊看似平坦的「農地」,不肖業者可以再將此地轉手獲利。

如此「一魚三吃」的伎倆,為不肖業者帶來可觀的暴利,卻也奏起了農業生產環境的悲歌:回填土方中混雜的高污染性或高危險性廢棄物,可能隨著時間逐漸滲入周邊土壤,同時污染地下水體,造成整個地區農產品質的下降。

屏東高樹鄉信國社區內,一個被盜採後留下的坑洞面積極大,嚴重影響當地農業生產環境。
屏東高樹鄉信國社區內,一個被盜採後留下的坑洞面積極大,嚴重影響當地農業生產環境。

 

這個坑洞被當地人稱為5甲3,也是小孩子口中的「魔鬼洞」。
這個坑洞被當地人稱為5甲3,也是小孩子口中的「魔鬼洞」。

失能的國土政策 賠上優良農地與糧倉

農地盜採砂石不僅嚴重衝擊地區農業發展,「大峽谷」本身的存在,也成為政府在整體國土政策下,對於土地管制失能的象徵。由於「大峽谷」面積廣大、分布四散且地處偏僻,十分容易成為棄土及廢棄物傾倒的溫床,深廣的坑洞也會對當地居民帶來公共安全的潛藏危機。

當務之急,應是儘速健全砂石採取的相關管制措施,並加強執法,同時責成地方行政單位、甚至與民間部門攜手合作,擬定整治現有「大峽谷」的進程並切實執行。

在長久的歲月裡,土地以母親的姿態無私地餵養人們,人們應當更加珍惜土地資源,不該基於一己私利任意地破壞土地。「大峽谷」彷彿剜去土地的肉,對農業生產乃至整體環境而言,都會帶來無法回復的毀壞,有朝一日,當大自然反撲之時,人們恐怕無法承受。

 

「大峽谷」往往形成廢棄物傾倒的溫床,其中有許多廢棄物具有高污染、高危險性。
「大峽谷」往往形成廢棄物傾倒的溫床,其中有許多廢棄物具有高污染、高危險性。